あかつき

独り言 写真 落書き ▼避雷▼
茶の間ジャニヲタ ✨現場最高✨
最近アイナナ中心:天推し / TRIGGER
がくてん / ユキモモ / 双子亲情向

我不喜欢碇真嗣,是不是因为讨厌自己性格中这样的一部分呢。

很喜欢明日香。


看到有人写到自己画画时,这么多年,听到的各种各样的声音,意识到自己也非常享受这样的时刻。

初中还是小学,坐在位置上看书,打扫卫生的同学:好专注啊。

也是初中,新年的时候,在自己电脑前看电影,老版的FSN-UBW,姑姑说,这种专注力真是其他小孩儿比不上的。(当然也有吐槽只在一个人看电影)

所以是喜欢这样的状态吧。画画的时候,一个人在影棚调光的时候,甚至逛展的时候。窸窸窣窣的外音倒是无关紧要的伴奏。

于是想到了碇真嗣的sony DAT DT1。

小时候不喜欢上钢琴课,是不是因为家庭教师坐在手边看着的关系呢。


写电影课作业的时候和同学说,觉得《海上钢琴师》的1900和《霸王别姬》的程蝶衣有些相似,她不解,她说无法理解与现实不融无法下船的人。我说程蝶衣也出不了戏呀。

掌声雷动。有人形容Edie Sedgwick,“她在舞台上与千万人做爱。”

因为作业的关系搜索资料又看到些评论和台词,“陆地?陆地对我来说是一艘太大的船,一个太漂亮的女人,一段太长的旅行,一瓶太刺鼻的香水,一种我不会创作的音乐。我永远无法放弃这艘船,不过幸好,我可以放弃我的生命。反正没人记得我存在过,而你是例外,max,你是唯一一个知道我在这里的人。你是唯一一个,而且你最好习惯如此。原谅我,朋友,我不会下船的。 "

评论(5)

© あかつき | Powered by LOFTER